Samuel Alcock

Samuel Alcock

**帝國的落日餘暉***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照片中的下午茶壺為Samuel Alcock製品
產製年間為1845~1850
屬於公司教具,無販售
今天說說故事就好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***破曉時的日不落國***
時間回到1838
維多利亞女皇剛受到加冕
開啟了一個在工業,經濟,科學,文化都卓越發展的一個時期
自己是侵略者,但對於當時有不公不義的紛爭產生
也會毫不考慮的出手相助
但這似乎都是過往雲煙了
英國離往日的日不落國的自信驕傲,似乎只在歷史中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國際貿易糾紛***
1840鴉片戰爭,清朝的國門被打開了
這個事件,讓英國相當尷尬的事,
英國政府認為這只是一個商業糾紛,搞到要出兵實在不妥
參眾兩院否決,維多利亞女皇也搖頭
後來因為糾紛的擴大,才讓政府免強動用海軍
也草草輕鬆的贏了該戰役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英國的態度***
可別認為那時英國看不起清朝
那時英國很大方的願意培植清朝海軍
在1877即接受清朝的申請進英國格林威治海軍學院
對比當時的日本,英國是不允許日本申請海軍學院
只能進入商船學院
但兩國的海軍後續發展卻完全不同
紙老虎的北洋水師-劉步蟾
精實的日本帝國海軍-東鄉平八郎
一樣都留學英國,卻有完全不同結果
ps. 那時不是英國看不起清朝
是清朝看不起英國,認為都是蠻夷之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企圖心的差異***
耐人尋味的結果...
一個教開商船的學院,卻培養了一個日本海軍戰神?!
日本留學的英國泰晤士航海訓練學院
主要是訓練專業商船人員,無任何軍事培訓
著眼在工業時代機械動力船的孰悉。
東鄉平八郎畢業回日本後,
從基層老舊的木頭船中階軍官幹起,一直熬到先進引擎動力船
資歷扎實,後來帶領日本成為海上霸主。
而劉步蟾是當時的留學生十二人中,連考試都不敢考的人
自然也不知道畢業證書長什麼樣子。
但英國還很禮遇他,讓他當"實習生"
意思就是只能觀摩,不能實際操作者
詭異的是回國後因舉薦,很快的成為一級船艦的高階官員
一個是立志成為帶領國家強盛的愛國者
另一個則是想靠著強大母國有個大官當的人
軍力上的差距就拉得更大了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**侵略者的焦狂與貴族精神的責任感***
日不落帝國時的英國是同時有
"侵略者的焦狂與貴族精神的責任感"
現在已經沒有侵略者的焦狂
但似乎也不再有貴族精神的責任感
看看這個1845年的手工繪製下午茶壺
遙想著那個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的文明帝國
Sutherland

分享文章: